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正文

究竟懂不懂区块链?

时间:2018-04-17 07:2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  关于与区块链,最广为人知的是他2014年在电视节目中发表的金句:“你给我比特币(100个)我是不会要的”。

  4年前号称“白送比特币都不要”的,在近期的《财经郎眼》探讨“区块链是馅饼还是陷阱”时,一改往日对比特币及区块链的嫌弃,提出“技术无罪,罪的是人性的”的观点。

  2014年1月27号,在《财经郎眼》节目中,被问到“有人送你100个比特币你要不要”时,头发花白的睁圆双眼,连连摆摆双手,斩钉截铁道:“你送给我比特币,我不会要的!”

  彼时比特币刚迎来了第一轮的大规模暴涨,价格在900美元左右。但不久之后,币市震荡,比特币价格一下跌,至年底缩水超80%,价格为160美元左右。在比特币的低谷情形下,的比特币无价值论被部分观众认为合理。

  2017年1月,监管部门“突袭”比特币交易所,造成比特币价格暴跌。1月23号的《财经郎眼》中,再次谈论比特币,依然保持原来的观点。

  但随着比特币价格在2017年多次冲击20000美元大关,被假设白送的100个比特币价值达到200万美元,他的言论也发生了变化。

  2017年11月底,第三次在《财经郎眼》中讨论比特币。相比3年前绝对否认价值的观点,的口风开始松动。他将比特币比喻为一个游戏,不是货币,也没有价值,但有价格。

  随后,比特币单价在2017年年底突破了2万美元,的人开始吐槽失去因此暴富机会,双手齐摆的“白给都不要”也成为一个经典的画面。

  虽然嘴上说着没有价值,行动却很诚实。2018年1月,的名字出现在中国首届区块链应用的论坛活动的“出席嘉宾”上。后来遭到业内的群嘲,项目方去掉了他的名字。

  3月6日,《财经郎眼》的话题是“区块链是馅饼还是陷阱”,一改往日对比特币及区块链的嫌弃,提出“技术无罪,罪的是人性的”的观点。

  节目中,引用2月26号对区块链的报道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说:区块链本身是个技术活,他没有对错的问题,那我们担心什么呢?区块链之名,行金融诈骗之实,这是我们要防止的。随后,用比特币举例给大家介绍了区块链的概念,随后列举了区块链现在存在的3个问题。

  1、央行的专家给的数据,区块链本身技术无罪,目前中国99%的虚拟货币都是利用区块链的概念来进行诈骗,线%。大部分都是恶意炒作,拉高走人。

  2、交易非常慢,成本非常高,举个例子,用区块链去星巴克买杯咖啡,买杯咖啡需要耗费20美元的电费,什么时候到账呢?需要一个小时!用现金多少呢?15秒,支付宝微信呢?1秒,慢了整整3600秒!

  3、没有中心什么意思?代表没人负责!有些人被骗了,怎么办呢?报警!但是南京法院前段时间刚刚判了一个:虚拟货币是不物,不受法律。一旦出了问题,没人为你解决。

  随后,也提到了区块链技术的好处。认为,区块链技术在一些公益事情上很值得提倡。比如说食品安全,区块链太好了,不可,因而你买的牛奶来自那只牛奶,谁挤的奶,谁运的奶都被记录在案这就避免了像是三聚氰胺这类的事件。所以,区块链本身是一种技术,技术无对错,但是以区块链的名义去实行金融诈骗的话,包括很多虚拟货币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。

  同时,在节目中强调,币和链要分开。并以委内瑞拉发行的石油币为例,以论证他为什么要把币和链分开的观点。说“近日,委内瑞拉发了个石油币,60美金一个,但不能直接兑换石油,但可以兑换公共服务,交税等,到了二级市场,1美金。

  因此你要想到,用区块链搞的币,如果你没有这个信用的话,你还是不行,万一委内瑞拉说不能购买服务了,怎么办?那就不值钱呢?用区块链发行币,可以,但是为什么不值钱呢?因为大家知道怎么回事,换句话说,币也没罪,链也没罪问题是国外发行石油币都玩不转,你说这个价值到底在哪里?”

  然而,从2014年到2017年,再到2018年,从比特币到区块链,关于区块链的认知在不断变化,对区块链的认识肯定是逐步提高的。以的头脑,如果他愿意学的话,早就成了区块链专家了。

  其实,这样的做法更多是为了节目效果,制造话题性。有话题性的节目才会有更多的用户关注,这是其一;其二,主要喷的还是比特币,这个也是层面的,从这个方面来说,节目也是为了响应政策。当然,也不排除就是个水货的可能。

  而让变身群嘲体质的,除了著名的“小睡两年背上900万债务”的婚外情事件,还有他的无底线站台行为。这其中,以P2P平台泛亚和快鹿最为典型。

  郎教授的商业模式之一,就是为企业站台刷脸、发表赚取出场费。泛亚也是其中一个。2015年,泛亚推出一款理财产品日金宝,年化收益高达13%,受到投资者疯狂抢购。好景不长,日金宝很快出现资金无法转出的情况。与此同时,泛亚出现大面积的账户冻结现象,不仅日金宝里面的钱无法提现,连泛亚账户内的闲置资金,也全部被冻结无法提出。最终,危机爆发。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涉及的投资者多达全国近20个省份的22万人,涉案资金超400亿元。投资人的钱打了水漂,郎教授却依旧赶场,由此出现上述场景。2017年8月6日,在结束一场后,被其站台的平台——泛亚金融的人“”到了,车子被投资泛亚的者围得水泄不通,寸步难行。有人喊着“骗子还钱”,有人趴在轿车引擎盖上拍着车子,场面混乱不堪。

  2016年,由《叶问3》幽灵票房引起的快鹿旗下理财平台挤兑,实控人施建祥逃至国外,快鹿集团由此迅速垮塌。在快鹿系的相关人员中,的身影赫然在列,在快鹿集团的核心子公司“上海东虹桥融资股份有限公司”担任指导工作。此外,的两个儿子,都和快鹿有着扯不清的关系。次子在快鹿集团担任副总裁,长子所担任高管的多家公司,包括中金国创、哲珲金融、高汉新豪等都与快鹿有着业务联系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